藍色blue

文渣画渣,喜欢李杜and太田×田中

【李杜】中秋贺文

#私设如山#

#ooc一定有#

算是意识流?

      公元770年。
      长安的天气比往常冷上许多杜甫在火炉前蜷缩着想。 

      略显苍白的脸因为火光倒染上了一点红润。微微一笑,因为想要更暖和一点手不自觉的凑近了火炉,在被溅出的火星烫着的瞬间又缩回来了。

      月亮皎洁而又明亮,杜甫抬头望着,不知不觉眼眶已湿润。终于还是披上那件薄衫出门带壶酒就出门了。路上行人不多,商铺也大多关着,大抵都回家团圆了吧。杜甫就这么想着走到了李白墓前。

      因为是在山上,所以树木也格外的多。尤其是广玉兰,这是杜甫很喜欢的一种树。不过现在,他渐渐开始讨厌起广玉兰了。

      随意的坐下,看着墓上的名字。墓上倒是很简洁,只有在角落还有一个不显眼的绣球花图样。手微微颤抖着扫去名字上面的灰。

      想起上次来看他好像是他死的第一年吧。因为他不愿意相信李白的死,他总觉得,只要他等,他的心上人会回来。牵着他的手,告诉他,这次他可以告诉天下人他们的关系。可是他等不来了,他等来了冰冷冷的李白,最后连墓碑上都没有写着爱人是他。

      没有血色的唇绽开一丝微笑,他流着泪,用哽咽的声音低声说着:“说好等我的呀,怎么先走了呢。”拿起酒壶随意喝了两大口,却因为不习惯酒的辛辣而咳嗽了好一阵。他总是想也许自己也能潇洒一回呢,但是最后都被某人笑盈盈的念叨好久。酒从嘴角滴下直至锁骨。杜甫终是忍不住了,眼泪似乎在一瞬间决堤,连呼吸都觉得困难。

       杜甫靠在李白的墓上,眼前的景象一点点模糊,直至黑暗一片。

       恍惚之间仿佛又看到了那个令他心心念念的人。已是垂暮,但仍然不减当年风采。李白笑着看着他,衣着军装,柔声说道:“子美,我要去打仗了,大概也能为这没救的国家多做点什么,你在家等我,我马上就会回来的,好吗?”杜甫看见李白已是满心欢喜,但听到他说的话之后却总觉得记忆好像缺少点什么,但终归是想不起来,只觉得如果自己就这么放他走了,大概是等不来他的。

       杜甫想上前,但因为走路不稳差点摔倒,跌在李白怀里。李白放声大笑着,摸着杜甫的白发,惹得杜甫红了脸,头埋在李白肩上不肯起来。李白拍了拍杜甫的背安抚他,靠近耳朵说着:“不想我走吗,那我便不走,只陪你。”杜甫猛地抬头,在被牵着出门时偷偷笑着,心里只觉得没有遗憾了。

       冬天的长安冷极了,两人在街上漫无目的的走着,时不时买点零食。一路上李白看着杜甫,似乎想说点什么,但杜甫看着李白竟听不真切到底在说些什么,所幸只要李白在身边,他便满足了。任由李白牵着,好像就这么一直走就可以走到尽头似的。

      最后的最后,李白带杜甫来了山上。李白笑盈盈的看着杜甫,那里漫山遍野都是广玉兰,牵着杜甫来到山中,靠着一个有着绣球花图样的石头坐下。杜甫就躺在李白的大腿上,一直盯着李白那双眼睛,这是自己一直追随的啊。

       李白一遍遍的抚摸着杜甫的发丝,不再言语。

       杜甫看着逐渐下大了的雪,眯着眼睛,缩在李白的怀里。

       也好,愿你我如日月长相酬,从此再无久别。

      夜色似泼墨,一如当年。

      公元770年,杜甫再一次追随李白而去,这一次,再无分离。

     

为我子美疯狂打尻!!!!

独钓寒江雪:

这!这是要出诗人们的乙女游戏嘛!
我疯狂爆炸辽啊啊啊啊啊啊

我杜甫还真是除了李白没多少cp了啊,不愧是天下第一白吹~【心疼豆腐】

画风太好看了哭哭😭

每天都在睡觉的森奈日常:

我也总要随缘认识阿青,不能主动出击,要靠缘分,缘分到了,自然就能要到微信√

【李杜】花落时见你4

         【天真毛糙攻×腹黑人妻受】
          少年甫预警!!!

         十年,就这么过去了。
         这是李白看着十五岁的杜甫的感觉。
        十年了,杜甫从那个只会跟在李白身后叫着李白哥哥的孩子成长为了一个青涩的少年。
         李白不是没有想过这个孩子到底从哪里来,但每次一提及这个话题,杜甫总是不吭声悄悄红了眼眶,一下连李白的心都揪起来了,李白总是想,大概他被这个孩子吃定了吧。
         李白拿起酒壶又灌了几口酒,坐在门口的台阶上,暗自惆怅着。青丝白衫,晚风拂过,撩起几缕发丝,嘴边的酒顺着喉结滴在锁骨上。
         散学回来的杜甫看到的就是这番光景。暗自扶额,无奈的想到这家伙没了自己可怎么办。
         上前去扶起了有些迷糊的李白,想带回家去,但奈何李白这么大的块头自然是不可能的。正迷糊的李白恍惚间也感觉到自己似乎是要被被人带走了,一下神经绷紧,跳了起来,又灌了几口酒,结结巴巴地说道:“你…你想干嘛…”杜甫翻了个白眼,深呼吸忍住自己想要动手的冲动,毕竟动起手来自己也不是他的对手,而且他是舍不得伤害李白的。“李白哥哥,我是杜甫……”
         李白仔细辨认着眼前的少年,发现确实是杜甫,一下就放松了,趴在杜甫身上说道:“啊,不早说。哦对了,我快饿死了,超级想你的。”杜甫差点摔着,扶着墙才站稳的。听到李白的话一边喜悦的想他这意思是离不开自己了吧一边又想起来家里没什么菜了。把李白扶到床上后,盖好被子对李白说道:“李白哥哥,我先出去买菜了。”李白本来想睡的,听了杜甫的话还是有点不放心,于是就偷偷跟上去。
         街上依旧是人声鼎沸,黑暗没有让这个城市变得落寞,只是增添了神秘的色彩。李白一边吃着买来的糖葫芦,一边紧跟着杜甫,心想:“人这么多,果然不安全,这小鬼怎么回事,这么放心一个人出来。”
         买完菜,杜甫去了书摊随便看了会儿书,也从卖书的那里听说了许多事,这天下,终究是不太平的啊。杜甫感叹着世事无常的同时也在为偷跟着的李白偷笑,太明目张胆了……眼眸一转,攥着书页。“李白哥哥,你只能,这么对我哦……嘻嘻。”
          其实这十年来,李白因为才华横溢,一时在京城赢得不小的名声。许多姑娘家早已是芳心暗许,非李白不嫁了。但是李白对此从来没什么回应,最多是灌口酒后挥挥手表示让她不要在自己身上浪费时间了。
         这些话最终传到了杜甫的的耳朵里,当下写了诗来证明自己的爱慕之情,虽然没什么人在意就是了。但杜甫还是暗自别扭了好几天,李白连哄带骗的才让杜甫明白自己没有要成亲的打算,不会丢下杜甫不管。傻fufu的杜甫当下就放下了。
         晚上,李白躺在躺椅上,看着一旁认真读书的杜甫,无聊的勾着头发,问道:“这么用功读书做什么?”
杜甫表示不能理解李白的意思,用功读书不是应该的嘛,而且男子汉大丈夫应该心怀天下,才华也是必要的。李白哦了一声就换个方向继续躺着。
         “今天做的那条鱼还不错,我挺喜欢的。”
          “嗯,喜欢就好。”特意为你想了好久的做法。
          “隔壁姓汪的儿子出生了,过几天去看看吧。哎呀想当年咱们还是一起寒窗苦读的,如今他连孩子都有了,我还是这个样子,不过嘛,我还是最喜欢我家豆腐啦,多省心。”
        “嗯。”嘻嘻。
          “诶你这衣服有点破了,过几天带你去买件新衣服吧。”
          “我跟你说城西边的糖葫芦真的很好吃。”
             两人就这么东一榔头西一榔头的聊这些不着边际的话,杜甫本来拿着书的手也放下了,心里并没有觉得烦躁,反而很开心能和李白哥哥聊天。不过还是忍不住吐槽一句:“李白哥哥,你就没有想过,为天下做些什么吗,明明很厉害的说。”
        月光柔和的撒在院子里,李白看向杜甫,轻轻笑了声叹息说道:“你大概会觉得我很没出息吧,什么都做不了,快三十岁了事业无成,积蓄也没多少。
           “其实我……只是不想这么快就拘束在漫无尽头的所谓未来里。”
        “不过嘛,如果说这天下一定要有人忧国忧民的话,让你来吧。我想游历山水,我想写自己想写的东西,我想,悠闲自在的度过这一生。”
         “好。”
         “你来心怀天下,我来,心怀着你就好。”

       
        

透明文手小秘密

是白羽不是白习习:

难受的一水匹。。。。。


一个只写巍面的小号:



这就是嘤嘤怪本怪了_(:з」∠)_




(✨)星辰:







本人了








瑾岚的夏天:















本人了本人!
















特别惶恐老是动不动点开通知,一天二十四小时抱着手机看到评论就高新地螺旋上天。
















燕余:































1.向圈内大佬低头,你们真是神一样的存在。
































































































2.很喜欢红心蓝手,然而……啊……想想就行了。
































































































3.看见有人评论瞬间炸裂,麻麻!这里有个小天使!!
































































4.每个关注了自己的人都会不自觉点开ta的主页看看。
































































































5.红心蓝手点得多的人会记住id和头像,下次一见就会生出亲切感。
































































































6.时常会自暴自弃,算了算了,溜了溜了,反正也没人看。
































































































7.天啊终于有小天使给我点!赞!了!
































































































8.如果有一篇文热度甚高战战兢兢以为侥幸,下次热度低就会觉得,啊,这种热度才是咸鱼的我啊。
































































































9.不停地写不停的写,真的很想得到大家的认可。
































































































10.很想放弃,但是就是很喜欢这对cp或者这个角色啊!拉一个入坑也是好的!拉不到……那我就当壮大tag好了QAQ。
































































































11.渴望得到赞赏但在受到的时候却又会受宠若惊,心理极其矛盾。
































































































12.笔力撑不起脑洞,让自己炸裂觉得好萌好萌的脑洞写出来后自己觉得……(苦闷.jpg)。
































































































13.会来回的看评论,想说很多话,但是是个语废不知道说什么,担心会不会吓到小天使,最后很怂的发了颜表情。
































































































14.有人催更会如同打了鸡血一样兴奋。
































































































15.被叫大佬/太太超级惶恐,不,我不是!
































































































16.被关注的太太也关注了,瑟瑟发抖到突然感觉不会写文。

































































































































































































































































※欢迎大家补充啊。



























✌我女神听说小九快出来了开心

[李杜李]落花时节又逢君

思淼:

#与 @藍色blue 我徒弟(强调)合作的李杜李!
#我这篇是杜杜的第一人称,可能看得有点云里雾里,不要见怪,杜杜知道的太少了😂
#囚禁人设,不是肉,连肉渣都没有
#清水系列get√
#我徒弟的李白第三人称视角,和我的文有出入,但问题不大,就不要在意啦啦


————————


『“欢迎光临,要买花吗?”』


——————


♚档案♚


CP黑帮老大李X被囚禁白莲杜
标签:现代/囚禁/暖/社会/剧情/BL


————————



我叫杜甫。


从我有记忆开始,我就在一个小房间里面生活了。


那个房间不简陋,甚至算得上富丽堂皇,只是比较小。我在那里吃喝拉撒,从记事起我就一直居住在那里。


我以为这是正常的,我知道这个世界还有其他人,但我认为很少,甚至寥寥可数。


十七岁之前,我从未出去过。


孤身一人惯了,便觉得世界也就这样,孤独到底是什么我也没有太大观念。


那些人从门中的那个口里给我递饭,有时递纸条,但从来不和我说一句话。


可能你会好奇,像我这种从小就生活在一个小房间里的人为什么会识字,因为房间里没有我不久前才知道的通讯工具这种词语代表的东西。


实际上五岁那年我才开始认字。





哪天早晨我刚刚睡醒,却在床边看到了那时候我人生的第一抹光。


我记得他有一头栗色的短发和一双湛蓝色的眼睛,那双眼睛有着海洋没有的清澈,有着天空没有的深沉,美得不可方物,但我偏偏记不得他的脸。


尽管我知道一定不会丑就对了。


太久了,我见到他的第一天距今已经过去了十四年,而我们的最后一面则是十一年前。


时光不会抹去一切,但它让我变得越来越想他了。


我到现在也不知道他的名字,我叫他老师。


老师年龄不大,只有十几岁的模样,但身材高挑且削瘦,有着同龄人不曾有的坚毅气质。


他懂得很多,感觉这世界上似乎就没有他不知道的事。


他教我识字、教我拼音和书法,给了我人生的第一本书,是我的启蒙老师。


记得那天,看到书本上有一个词语叫喜欢,我开始不懂这是什么意思,直到他对我说:


“喜欢是一种情感,就是你看见了一个人或者一个东西,整天脑子里想的都是他,想把他一直留在身边。”


一直留在身边么…………


“那爱呢?爱是什么意思?”我又问。


“…………和喜欢差不多,但程度更深一些。当喜欢说不出来你对那个人的情感时,爱能解决一切。”老师的眼神突然飘忽不定,如一池春雪,摇摇缀缀。


“这个意思么…………”我低下头想了想,然后对着他灿烂一笑:


“老师,我你。”







他愣了,就好像被按下了暂停开关。


那一刻我仿佛在他的眼底看到了纠结成一团乱麻的情绪,又瞬间被一种越来越亮的情绪压下。


他勉强扯开一抹笑,那笑容不似往常般令人心旷神怡,而是有点闷,差点让我喘不过气。


然后他对我说了几句话,我至今唯一记得的最清晰的一句是:




“你不能爱上我,”




我不配。”


…………









我似乎是个学习的天才,在教学的过程中遇到疑难杂症,我一点就通。


但我对我不曾见过的事物也多了许多疑问。


“花草树木是什么?”


“下雨和下雪是什么?天空是什么东西?它到底有多大?”


“打雷是什么样的?很可怕吗?”


问完这些问题之后他都会抿唇,脸上蒙上一层压抑的灰色,眼里总会闪过我看不懂的情绪。


那时候我不知道这种情绪叫痛苦,但我看出来了,他在犹豫,或者说并不想告诉我这些。


渐渐地我学乖了,不再问他那些问题。


那样漂亮的蓝瞳,不应该掺杂它不应该有的情感。


…………







记忆深刻的是他最后一次教我,在我八岁那年。


他带来了一篇《坐井观天》。


学习这一课时,我总觉得气氛莫名沉重。


我不敢再去问任何问题,但他却意外地自己告诉我了。


“天空就像屋顶。”他说。


“这个吗?”我指了指天花板。


“不是。”他继续道,“天空凌驾在这之上,它更大,更广阔,无边无际,变化无穷。”




希望有一天,你可以看见它。”


…………


那天之后,我就再也没有见过他了。


但也是那天起,给我递饭的那个口子开始递起了纸条。


“你无聊吗?            ————来自一个无聊的人。”


当时我只觉得莫名其妙,回了句“不无聊”。


他没有再回复,只是在此后每一天都会给我递纸条,问一些细节琐事。


“今天的饭怎么样?”


“到睡觉时间了,早点睡…………”


“你的头发越长越长了……”


…………


诸如此类的琐事,让我暗暗心惊,我发现他似乎对我很是了解。


“你是不是老师?”我终于忍不住问他。


“不是。”那张纸条很快就回来了,比以往都要快,但我不疑有他,大概是老师没有教我“说谎”这个概念,我以为人说的都是真话,甚至还隐隐觉得失落。


…………






“你知道诗吗?”有一天他突然问我。


我颇为疑惑不解:“不知道。”


然后他给我大概讲解了一下这“诗”是什么东西,又说:


“我给你写一首诗吧。是一个诗圣的,和你同名。”






岐王宅里寻常见,崔九堂前几度闻。


正是江南好风景,落花时节又逢君。


…………








“外面的人是什么样子?和我一样吗?都这么生活?”我有次问他。


“和你一样。”他答。


我细细咀嚼这四个字,心中升起一股莫名的情绪——


怀疑。


那是我人生第一次,怀疑别人的话。


虽然不知是好还是不好,我最后还是相信了他。


…………









不知道什么时候,我隔几天就会梦见老师。


奇怪的是这感觉又不像是梦境,因为我记得我与他之间发生的所有事。但总记不住一些小细节和他的脸。


梦中的他和我总是一言不发————将近几年的沉默寡言,我甚至已经开始失去说话的能力。


想说话的时候他不在,而在梦里,身体沉得我根本不想说话的时候他却恰好来了。


他总是仔细地摩挲着我的眉眼,抿唇不语。


而且每次梦到他,醒来时头都有点沉痛。








我本以为我这一生就这样了。


没想到在十七岁那年,巨大的转折却悄然来到我身边。


…………








其实本该和往常一样。


我坐在桌前,拿着老师唯一留下的那本书,细细品读。


但突然,耳边一声轰隆巨响。


习惯了清静和孤冷的我被这一声巨响震慑了心神。


对未知事物的恐惧和不安渐渐笼罩了我的全身,我的身体慢慢发冷。


在座位上僵坐着一动不动,如坐针毡。


时间从我指尖一点一点地流走了,我似乎毫不知情。


墙上闹钟的滴答声闯入我的心里,肆意践踏。


“砰——!!”





门,被打开了。


…………










走出囚禁所的那一刻,耀眼的阳光瞬间打破了我的无数个第一次。


比如,第一次看到蓝天。




原来天长这样。


原来天是蓝的。


原来天,真的没有边际。



老师,我看到蓝天了。


…………









后来,那所谓的警察给我找了两个人,说是什么核对了DNA之后,发现他们是我的父母。


两个陌生人抱着我喜极而泣。


词语很熟悉,感觉很陌生。


虽然他们对我的确不错,但是…………



“老师,我好想你。”


…………








故事的结尾在两年后。


已经基本适应了外面的生活的我踏着匆匆步履,往那个家里赶。


中途竟然下雪了。


鹅毛般的大雪如山般坠落,掩埋了街道,淹没了世界。


像梨花一般,美而高洁。


出囚禁所的时候也是冬天,可是没有下雪。


像花的雪,一朵朵都在天空中绽放。


不知为什么,脑子里突然飘过一个破碎的诗句。




落花时节又逢君。”


…………







这雪也如天那般变化无穷,像泰山压顶般,铺天盖地就下来了。


已走到楼下,余光一瞟,不想竟发现一处郁郁葱葱的招牌。


原来是花店。


心中突然闪过一丝买花的念想。


罢了,就当躲雪吧。


…………



踏进花店的那一刻,我便察觉到了一束灼灼的目光。


抬眼一看,比天空更为澄澈的湛蓝瞳孔落入眼帘,我心里咯噔一跳。


————那双眸子里映的是我。




他扬起嘴角,露出了无懈可击的温暖笑容。


恍惚中,竟感到一见如故。









欢迎光临,要买花吗?”











————end————

【李杜李】落花时节又逢君

这次和师父 @思淼 一起合作的文,超开心~
#现代##囚禁##主李白第三人称#
~狮虎的杜杜第一人称视角点这里

       “欢迎光临,要买花吗?”
       偏僻的郊野里矗立这一栋古老的别墅。这是李白的家,准确的说,这是李白的和杜甫的家。
          李白黑色的皮鞋在略旧的楼梯上踩出“咯吱咯吱”的声音,不过听起来也许有点吵,所以他脱下了鞋子,蹑手蹑脚的爬上最高一层阁楼。那层楼只有一个房间,所以显得格外的大,只有几个电灯发出摇曳不定的昏暗灯光。
          李白掏出钥匙串,上面别着一个蓝色的小熊挂饰,李白轻轻的摸着那个小熊挂饰,脸上露出非常温柔的笑容,虽然已经被扯开了线,但这么多年来,他一直把这个挂饰带在身边。身为一个黑帮老大,即使这么少女心的东西看起来很违和,但是,谁敢说呢。
          李白在往身上喷了特制的香水后,将钥匙插进门锁里。
          随着一声清脆的响声,门开了。挂在门上的风铃随之舞动,发出美妙的声音。如果你还能说话,也许声音也像这般的令人着迷吧,所以,你的声音只有我一个人能享有。
          房间确实很大,但只有中间的一点窗户缝带来仅有的一点阳光。李白蹙眉盯着阳光一阵又将目光投向了缩在角落的杜甫。杜甫怯懦的看着李白,眼里还有因为突然看到阳光不适应而产生的眼泪。明知是生理反应,李白的心还是不由自主的揪了一下。李白随机又想到了什么,扑向了杜甫,脸上摆出恶狠狠却又异常温柔的表情。明明如此矛盾的两种表情,出现在李白脸上却并不违和,也许这就是李白这张精致的脸的好处吧。
          李白伸出舌头舔着杜甫幼嫩的脸庞,惹得杜甫一阵颤栗,杜甫张开嘴“咿咿呀呀”了半天明白自己无法发出任何声音后终于放弃了。“小豆腐,我不是告诉过你吗,不要随便打开窗户。外面多危险啊。”随着话语,舌头一路深入,到了锁骨,在舌头一下一下点着锁骨时,李白又开口了:“下次还干不干了?”杜甫被这番动作吓住了,一边嘴里“唔……”的不断只能发出单音节,一边拼命地摇着头。
          李白松了手,看着杜甫淫乱不堪,正在低头轻轻啜泣的样子,马上擦干眼泪又来抱住自己的模样,就感到非常的满足,果然,这才是我的豆腐嘛。
          这就是李白心心念念的“宝贝”,一个被他金屋藏娇多年的杜甫。他对杜甫的感情简直胜过对自己的重视。如果可以,他也许想把杜甫融进自己的生命里。
          此时已经是深冬,外面非常冷,所以李白的头发上还带有雪花。杜甫踮起脚尖,才够到那些雪花,充满好奇的看着这些雪花,马上却又因为屋里的暖气而融化。看着那些纯白的物样在自己的手上变成透明的液体,杜甫说不出是兴奋还是好奇,只是伸出手,舔了舔。李白看着小家伙的模样,摸着他柔软的头发,宠溺的笑了笑。
          杜甫看见李白少有的笑容,脸上也绽开了笑。李白这才发现,原来杜甫笑起来还有一个酒窝。下意识的舔着酒窝,看到了杜甫惊住的表情,才立马直起身子,擦干杜甫脸上的口水,杜甫讪讪的笑了笑,又坐会角落。
          杜甫拿出玩具堆里的一个盒子。盒子包装看起来很普通。但李白在看到盒子的一瞬间镇住了。李白这才想起来,今天,是杜甫的十七岁生日啊。
          那是在杜甫十五岁的时候,李白第一次要了杜甫,李白看着杜甫满身都是自己印记,满足的笑着。从散落的衣服里拿出了一个普通的盒子,递给了杜甫,轻柔的对他说道:“等你十七岁了,就把这个盒子交给我,我来娶小豆腐好不好?”杜甫对于“娶”的概念很模糊,他只知道,这是要跟李白一辈子在一起的意思。杜甫闻着李白身上的香味。他觉得老师说的都是对的,所以,当下同意了。
          李白拿出里面的戒指,给自己和杜甫戴上了。虽然这是没人支持和认证的,但从此,杜甫真真切切的属于他了。
          李白是在十二岁的时候遇见杜甫的。
          彼时正是唐城最大黑帮少东主的李白,自然是不缺少钱和权的,他缺少的,只是陪伴。但因为父母的关系,这些年来东奔西走,他也几乎见不到父母几面,随着年岁的增长,几乎要忘却了父母的模样。有时候看着相册里泛黄的照片,李白也会怀疑,这真的是我的父母吗。
          后来,李白变得强势,专治,偏执,行事越发成熟尽管有时还是很幼稚,似乎没人能管住他了。李白的父亲对此并没有表露出多一分的关注,他还是抽着雪茄,告诉佣人他喜欢就由着他来。
         所以他在自家小院看见这个尚为年幼的孩子的时候,不得不承认,他好像,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了。他悄悄地把这个孩子抱到房间里,口袋里似乎塞了一个纸条,上面潦草的字迹写着把钱放在校园墙头,孩子就归他。
         什么呀,人贩子。可是李白还是把钱给了那个人,不如说是,把钱给他,就好像,杜甫真的属于他似的。
         本来只是想将他偷偷养在自己的房间里,但是,在一个佣人无意间看见了这个孩子时,就算已经把他赶出去,也无法否认,他快疯了,这个孩子,是自己的,别人,一眼也不许看。所以,他买了一栋郊野的别墅,看起来非常已经有些年岁了。
         在最高层,他造了一个阁楼,一个独属于杜甫的阁楼。门上挂着风铃,每次门一开都会有美妙的声音,小孩子都喜欢的对吧?所以,他一定也会喜欢,是吗?
         房间非常豪华,吃了书本和通讯工具外,一应俱全。卫生间,厨房,玩具房。这一间房,似乎就是杜甫生活的全部了。为了更适合孩子成长,还种了许多植物。不过后来发现,由于房间里只有灯光,阳光也很少,植物很难生长,很多都死了,所以就搬走了。
         孩子一天天长大,李白觉得应该教他说话和识字了。自己以前是怎么学的?想到这里,李白眼里蒙上一层灰,好像是专门请了个老师吧,所以也没有去幼儿园,朋友也没有。至于原因嘛,作为黑帮的继承人,要是被发现就惨了。
         他告诉这个小孩自己是他的老师,是他的“主人”请来教他识字的。在这个时候,李白总是对杜甫很温柔,他总是想起小时候那个凶凶的老师,所以他不想成为那样的人。
         这个小孩到也算机灵,学的很快,当小孩十岁的时候,两人已经能用字条进行沟通了。
         李白在门上开了一个小口,用来传递食物和字条。所以,在杜甫的印象里,他从来不知道李白长什么样。只知道自己的一切都是这个叫李白的人给予的,连自己的名字也是。
         当他用稚嫩的童声迟疑的说出“杜甫”却念得像“豆腐”一样时,李白的心都酥了。李白近乎疯狂的抱住了杜甫,带有一点偏执的认为,这个声音,是自己的。
         虽然后来因为没人和杜甫说话杜甫已经丧失了说话能力,但李白反而放心了,这样也好,这样,那个声音,就是自己的了。
         他没有给杜甫任何接触外界的机会,只留下一本书。封面上写着“落花时节又逢君”,李白告诉他,这是一个和他同名的诗人写的。
         这个小孩,终于也如自己想的一样,长大了。生的一张极为好看的脸,李白最喜欢的,大概就是杜甫纤长的睫毛了,有时候哭起来,睫毛上挂着泪珠,一颤一颤拨弄着李白的心弦。因为几乎不需要运动的缘故,所以四肢极为纤细,几乎是没力气动了。不过这点对李白来说也是好事。
          李白二十五岁那年还未从失去双亲的痛苦中走出来,就接受了黑帮,不过他没什么经验,这些年来几乎都是他的手下汪伦替他做事。他只是代下命令。白天他就这样掌管着黑帮,到了夜晚,他只有一个目的地,就是那所别墅。自然就是为了那个,心尖上的人。无论在外面受了多大的伤,只要一见到那个纯洁的像天使一样的小孩,他都觉得无所谓。不管自己是多龌龊的人,只要你好,就够了。
         有时候李白想杜甫了,就会往自己身上喷香水,那是当“老师”时候喷的特质香水,杜甫会变得恍惚,以为在梦里,所以每次恢复正常的时候总是记不清样貌和声音。而平日里,他就只是那个李白,杜甫的“主人”。有时候连李白也会恍惚,到底,他是世人皆惧的李白,那个杜甫心中温柔的老师?
         早上,清晨的阳光撒在李白的床上,李白清醒过来后皱着眉就把窗帘拉上了。房间内又是漆黑一片。李白有些后悔昨晚不应该和小豆腐聊那么晚的,不然也不会因为太累,连窗帘都没拉。洗漱完去找杜甫的时候有些气愤的想到阳光有那么好吗,为什么即使冒着危险,也还是想要,哪怕是一点。
         照例喷了些香水,进房间后才发现杜甫还睡着,抱着一个蓝色的小熊玩偶,那个玩偶就如杜甫一般大,所以杜甫抱的很舒服。礼拜有些嫌弃的把熊拿走,自己钻进杜甫的怀抱里。
         不过还是把杜甫吵醒了,杜甫半眯着眼,看见是老师,认为还在梦境里,就没有起床的意思,反而凑近李白,抱紧了他。李白拨开杜甫额头的碎发,在额头上轻轻一吻,陪着他一起睡。
         在八点的时候李白离开了被窝,虽然很舍不得杜甫,但再过一会儿药效就要失去了。去厨房煮了些简单的早餐就送进门里了。
         不出意外,很快一张字条就递出来了。
         “谢谢主人。”
         清新秀丽的字也是自己当年一手教出来的。不过,很快另一张字条又另李白心里猛的一沉。
         “主人,你的世界,有什么?”
         也对,他不知道“外面”这个词,李白不会告诉他的。所以也许在他的心里,这一门之隔,就是两个世界了。而如今,他也想了解了吗?可是他到底,是想要了解自己,还是想要逃离自己。李白握紧了拳,心情久久不能平息。
         李白叹了口气,颤抖着在纸条上写着“是你。”
         看着手表上时针走到了九点,李白知道该走了。心里还在想着回来怎么教训那个小豆腐呢,脸上却是抑制不住的苦涩的笑意。
         但是李白没有做到教训杜甫。
         他被抓了。
         因为那个卧底汪伦,他本来就是警察,所以这些年来一直替他接手事业。怎么说呢,本来可以逃的,但是他太喜欢杜甫了,他不想要他的杜甫被别人发现。总之,他被抓了。还亲眼看到门被撞开,杜甫的眼里充满了因为不适应而产生的泪水。白皙的皮肤上满是泪水,大家都认为是喜极而泣,只有李白知道,是生理反应,就像,那天一样,杜甫对于自由到底会有怎样的情绪呢,李白不知道。
         后来李白用钱了事,关了两年就出来了。他在杜甫家楼下开了个花店,透过玻璃看那个融入正常人生活的忙碌的杜甫,几乎不愿再出去了,这里,可以看到杜甫呢。尽管杜甫没有进来过。真奇怪,他把自己囚禁起来了。
        后来,这个城市下了二十年一遇的大雪,上一次遇见,还是他遇见杜甫的那天。李白看到一个熟悉的人走进了店铺,是杜甫。他还是一个像很多年前一样天真,看着头上的雪渐渐消失而笑的人。
         杜甫抬眸看着李白,发现李白的眼睛里全是他,李白看着他,静静地,看了很久。李白看着杜甫和那些雪花,只是想到了一句诗“落花时节又逢君。”
         就在杜甫以为时间都停止的时候,李白深呼吸一口气,笑着说道:
         “欢迎光临,要买花吗?

【李杜】花落时见你3

『天真毛糙攻×腹黑人妻受』
(饭上北极圈cp后割自己腿肉越发的熟练了……)
         拿出两壶酒,李白随意搬过椅子,潇洒地喝两口酒后便开始了照例的晨读。杜甫也不出声,坐在对面的椅子上,眨着一双大眼睛,静静地盯着李白。不过大早上喝酒,这人倒也古怪,而且丝毫看不出醉态,不愧是自己的男神。
         明明是个邋遢的酒鬼,却有着自己的小院,种着广玉兰和各种植物,所以家里总是弥漫着一股淡淡的香味,杜甫喜欢这种味道,就像现在,他正乖巧扶着腮帮,看着李白,感受这味道。要是到了夏天,也许就可以和李白哥哥一起坐在院子里,在阴雨过后,一面看着墙角的苔藓,一面聊着天。
         想着想着,杜甫不禁微微上扬嘴角,悄悄地瞄了一眼李白,才发现这家伙脸颊微红,此刻已经伏倒在桌子上。刚想埋怨李白逞强喝酒,但还是担心的凑近看着李白。李白呼吸声逐渐加重,蹙眉,似乎是感觉到了照在脸上的阳光被挡住了,李白勉强睁开了眼,却看到一张稚气未脱的脸就在离自己不到一寸的地方,那双水灵灵的双眼此刻扑闪扑闪焦急地看着自己。
         杜甫没想到李白这么快就醒了,本来只是想看看他是不是生病了,但不得不承认现在他的脑子近乎空白一片,只剩下李白纯黑的眼瞳,即使实在这样的状态下,仍旧是挡不住的清冷,是啊,就是这样的眸子,把以前的自己迷住了。杜甫脸红得可以和秋天的枫叶媲美了,一切似乎都在这一刻定格住了。
        李白直起了身子,抿唇笑着说:“抱歉啊小豆腐,一不小心睡着了,果然早上不能喝太多酒啊。”说完舔着嘴,似乎还在回味那般滋味,杜甫盯着李白的舌头,脸更加红了,脑里已经经历一场爆炸了。这这这,不行不可以这么诱惑我!!!
         表面上强装镇静,轻轻嗯了声,就跳下椅子,假装跑出去玩了,不理会身后放肆大笑的李白。不过傲娇如杜甫,并没有离开李白多远,事实上他现在就在院子里,坐在广玉兰下,看着院子里形形色色的植物发呆。蠢哥哥,就知道欺负自己。
          院子里出奇的安静,由于在郊野,所以也没什么邻居,只有一个汪伯伯住在隔壁,不过杜甫倒也没有什么印象。偶尔会有一两个行人或者推着车大喊麦芽糖的老人路过,杜甫拿着李白给的钱就出去买点糖吃,因为是早上,所以老人也很悠闲,看着这么可爱的小孩,更是舍不得移开眼了。
         “爷爷以后每天都会经过这里吗?”
          老人摸着已经花白的胡子,和蔼的笑着:“是啊,哪里有人,我就去哪里卖糖。我老了,一个人坐不住,就想着能有人陪我聊天。”
         杜甫悄悄吸溜着口水,然后冒着星星眼,兴奋极了“耶,谢谢爷爷,那我以后就都等你。”
          老人笑得大声了些“好好,以后我都来。送你这些糖,让我抱一抱好不好?”
          “嗯!”
           老人抓了些糖,放进袋子里伸手想抱起杜甫。
          李白本来想哄哄杜甫的,那只刚出门,就看到一个不认识的老人拿把糖就想抱起杜甫。听说最近长安很多小孩丢了,这该不会是人贩子吧?
        当下拔出自己的剑,大喝一声:“喂,你休想诱拐我家小孩!”老人本来只是想抱抱杜甫,现在是有口也说不清了,当下缩回手,盯着李白。到时杜甫打破了沉默,用清脆的童音说着:“李白哥哥,他不是坏人,他还给我糖了。”李白皱着眉,稍微缩小了音量:“给你糖才可疑,你知道现在长安多不太平吗?”
        杜甫一听这话也生气了,凭什么不相信自己……
        “总之他不是坏人,而且我已经跟他约好了,他每天都回来。”说完抬头扬着眉毛,半是赌气半是心虚地看着李白。
        李白握紧拳头“不准来!”
        “就要每天来!”
         眼看着老人夹在二人中间左右为难,还是退了一步,叹口气“唉,看来今天不宜出门,罢辽【23333】,以后啊,我不来便是了,这父子啊不要因我生气。”说完看着李白,又说道:“年轻人,这教孩子啊,还是有一定门道的。不要生下来就不管了,自己闷头读书,让孩子一个人呆着也不对啊。”说完摇着头无奈的走了,那神情,仿佛在说现在的人都不会养儿子了。
        当杜甫正在为麦芽糖离开自己黯然神伤时,李白脑子里已经炸开了一锅。
        李白os:wtf……是我长得太老还是这小子长得太嫩,至于被当成父子吗。我蓄胡子看起来就那么老么……
        回过神来,杜甫正红着眼睛瞪着自己,虽然被瞪得有点心虚,不过这孩子也太阔爱了叭!李白蹲下,满脸笑容的看着杜甫,“抱歉啦,是我太冲动了。”
        杜甫哼了一声就转过头去不看李白,李白没办法,一把把杜甫围入怀里,把头埋在杜甫头发里。
        不过,如果他低下头,也许会注意到杜甫略显腹黑的笑容。果然,就算没有麦芽糖也值了,我只要李白哥哥的怀抱就够了。虽然这么想着,但是也怕太快失去怀抱,所以我们杜二甫并没有罢休,还是嘟囔着“嘁,臭哥哥,我不要李白哥哥了。”李白着急了,放开杜甫,而杜甫的笑意在这一刻恢复正常。李白看着杜甫“别呀!我们豆腐这么可爱,不会不要我的对吧?”“臭哥哥……”
       忽略“臭”,李白听着这几声“哥哥”还是很享受的,笑着看杜甫“真乖,再叫几声哥哥来听。”杜甫难得白了眼李白,“哥哥……”
         李白看着越发喜欢起这个孩子,吧唧一声亲了杜甫的脸。
         杜甫此刻变得有些飘飘然,飞快地跑回了自己的房间。
        

          可能是开学前最后一更了……开学后就没什么时间更文了……